<thead id="xfrht"><del id="xfrht"></del></thead>
<var id="xfrht"><del id="xfrht"></del></var>
<thead id="xfrht"><video id="xfrht"><listing id="xfrht"></listing></video></thead>
<menuitem id="xfrht"><ruby id="xfrht"></ruby></menuitem>
<address id="xfrht"><menuitem id="xfrht"><ins id="xfrht"></ins></menuitem></address>
<thead id="xfrht"></thead>
<ins id="xfrht"></ins>
<thead id="xfrht"></thead><cite id="xfrht"><ruby id="xfrht"></ruby></cite><var id="xfrht"></var><cite id="xfrht"><strike id="xfrht"><progress id="xfrht"></progress></strike></cite>
<var id="xfrht"><span id="xfrht"></span></var>
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當前位置     首頁 > 宏觀經濟 > 更多新聞 > 正文
中經搜索

經濟日報:為什么說6.2%是一個不低的增速?

2019年10月20日 07:25   來源:經濟日報   

  為什么說6.2%是一個不低的增速?

  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 林火燦

  盡管前三季度GDP增速創下了多個季度以來的新低,但6.2%仍是一個不低的增速,主要指標保持在合理區間,經濟發展的質量和效益穩步提升。

  展望未來,國內確定性的支撐因素還比較多,中國經濟仍然具有保持中高速增長的條件和潛力,發展底氣十足。

  中國經濟不缺投資領域,不缺發展空間,關鍵要增強企業家信心。

  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前三季度,我國GDP同比增長6.2%,其中三季度增速為6.0%。無論是累計同比增速,還是三季度當季增速,均創下了多個季度以來的新低。

  多位專家在接受經濟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雖然增速有所下降,但在國內外風險挑戰明顯增多的復雜局面下,6.2%仍是一個不低的增速。

  增速來之不易符合預期

  從外部看,今年以來,國際環境更加復雜嚴峻,貿易壁壘不斷增加,地緣政治不確定性上升,國際貿易增長放緩,部分新興市場經濟體面臨宏觀經濟壓力以及發達經濟體生產率增長緩慢和人口老齡化等因素加劇了世界經濟增長乏力的局面。不久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將2019年世界經濟增速下調至3%,是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爆發以來的最低水平。

  從內部看,中國經濟正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長期積累的矛盾與新問題新挑戰交織,經濟結構調整陣痛持續釋放,國內改革和發展任務繁重。

  在此背景下,中央及時出臺了一系列逆周期調節政策,較好頂住了經濟下行壓力。從這個角度看,前三季度中國經濟交出增長6.2%的成績單,殊為不易。

  而且,無論是6.2%的累計增速,還是6.0%的當季增速,都處于政府工作報告確定的“國內生產總值增長6%-6.5%”目標區間內,符合宏觀調控的預期,為實現全年經濟增長的預期目標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國家統計局新聞發言人毛盛勇表示,“6.2%的增速在全球主要經濟體里是名列前茅的。初步預計,在全球經濟總量一萬億美元以上的經濟體中,這個速度是最快的。這個速度和我們過去比是中高速,但是放在全球看,實際上仍是一個高增長”。

  更為重要的是,盡管GDP增速放緩,但是主要經濟指標均運行在合理區間。從就業看,前三季度,全國城鎮新增就業1097萬人,已完成全年目標任務的99.7%;從物價看,前三季度,全國居民消費價格同比上漲2.5%,扣除食品和能源價格后的核心CPI同比上漲1.7%,漲幅比上半年回落0.1個百分點;從收入看,前三季度,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2882元,同比名義增長8.8%,扣除價格因素實際增長6.1%,與經濟增長基本同步。

  值得注意的是,盡管經濟運行總體平穩,但也存在需求放緩壓力和結構性問題并存的現象。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表示,受全球經濟放緩和中美貿易摩擦不確定的影響,外需減弱壓力可能進一步顯現。在內外需求走弱的影響下,企業投資和生產意愿相對較弱,需要關注。

  發展質量效益穩步提升

  觀察一個經濟體的經濟運行狀況,不僅要看其經濟增長數量指標,考量其經濟增長的速度和規模,更應該關注其質量和效益的指標。

  國家統計局副局長盛來運表示,在繼續關注中國經濟增長的同時,要更加重視經濟的高質量發展,即更加重視經濟結構的優化,更加重視民生事業的改善,更加重視新動能的成長,更加重視生態環境的保護和可持續發展。

  今年前三季度,我國GDP增速雖然呈現逐季放緩趨勢,經濟下行壓力進一步顯現,但經濟發展的質量和效益仍在穩步提升。

  從產業結構看,三季度三次產業增加值占GDP的比重分別為6.2%、39.8%和54.0%。與上年同期相比,第一產業比重持平,第三產業比重提高0.6個百分點。三次產業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分別為3.2%、36.3%和60.6%,服務業“穩定器”的作用不斷鞏固。

  從需求結構看,前三季度,最終消費支出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為60.5%,拉動經濟增長3.8個百分點,仍是經濟增長的重要動力。前三季度,居民消費支出中服務消費占比為50.6%,比上年同期提高了0.7個百分點,消費結構不斷優化升級。全國固定資產投資(不含農戶)同比增長5.4%,其中第三產業投資同比增長7.2%;高技術制造業投資同比增長12.6%,增速比全部投資快7.2個百分點;高技術服務業投資增長13.8%,增速比全部投資快8.4個百分點。

  “從數據來看,經濟增長重心逐漸向第三產業轉移,投資結構持續優化,有助于經濟增長質量的提升。”連平說。

  國家統計局國民經濟核算司司長趙同錄指出,隨著全面深化改革持續深化,新興產業的培育壯大和傳統產業的升級改造不斷推進,新動能引領作用不斷增強。前三季度,規模以上工業戰略性新興產業增加值同比增長8.4%,規模以上工業高技術制造業增加值同比增長8.7%,分別高于全部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增速2.8個和3.1個百分點。

  此外,重大區域戰略穩步推進,區域協調聯動發展的新格局正在形成,清潔能源消費量占能源消費總量的比重有所提升,單位國內生產總值能耗同比下降,均凸顯了經濟發展質量的提高。

   經濟增長底氣足潛力大

  由于三季度經濟增速為6.0%,觸及“6.0%-6.5%”目標區間的下限值,因此有些人擔心四季度中國經濟增速將“破6”,甚至擔心全年經濟增速將跌出“6.0%-6.5%”的目標區間。

  毛盛勇表示,展望今后一個時期,盡管外部存在不確定性,國內確定性的支撐因素還是比較多,中國經濟總體平穩、穩中有進的態勢沒有變,仍然具有保持中高速增長的條件和潛力,發展底氣十足。

  在毛盛勇看來,當前我國服務業支撐能力不斷增強,消費潛力不斷釋放,轉型升級態勢持續發展,一系列逆周期調節的政策效果持續顯現,這些都將為中國經濟的持續健康發展提供穩健的支撐。

  最近,隨著擴大內需力度加大,部分經濟運行指標出現了新的變化。例如,9月份,制造業PMI有所加快,體現在新訂單指數、生產指數在加快;基礎設施投資最近兩個月都在回升;PPI同比盡管在下降,但是9月環比在上漲;對生產銷售影響比較大的汽車生產和銷售近兩月降幅呈現收窄態勢。“這些都是比較好的信號,再加上去年四季度基數相對較低,今年四季度經濟保持平穩趨勢是有保證的。”毛盛勇說。

  連平認為,由于9月部分經濟指標出現企穩跡象,隨著穩增長政策釋放效力,四季度經濟下行壓力有望得到緩解。英國脫歐達成協議,中美貿易談判取得階段性進展,外部壓力和風險也有望減小,全年經濟增速將落在6.0%-6.5%的目標區間。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宏觀經濟研究部副部長馮俏彬也表示,考慮到前兩個季度我國經濟增速快于三季度,加上對第四季度走勢各方已經有了比較充分的思想準備,政策層面也有積極應對舉措,今年完成6.0%-6.5%的目標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從中長期看,中國經濟增長的潛力毋庸置疑。”馮俏彬指出,我國的人口與市場規模、勞動力素質、產業基礎,以及我國現在所處的工業化后期以及城鎮化中期的歷史階段,都構成中國經濟增長潛力的諸多側面。只要加強逆周期調節,努力激發和擴大內需,繼續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調動廣大市場主體的活力,中國經濟就一定能順利通過這個歷史關口,迎來光明的未來。

  連平建議,當前,面對經濟下行壓力,一方面要把穩增長作為首要任務,另一方面要加大調結構力度。穩增長措施應有保有壓,不應全面刺激。在確保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的基礎上,要防止債務膨脹風險和結構性通脹風險。

  “信心比黃金更重要,現階段更是如此。”盛來運指出,中國經濟不缺投資領域,不缺發展空間,關鍵要增強企業家信心。針對不確定性的問題,我們要增加政策的透明度,保持宏觀政策的連續性和穩定性;要澄清質疑,把當前面臨的困難和挑戰在一定的場合下跟市場主體講清楚;要深化改革,尤其是深化關鍵領域的改革。

(責任編輯:何欣)

欧美a片